<var id="fhnf5"></var>
<var id="fhnf5"><strike id="fhnf5"><thead id="fhnf5"></thead></strike></var><var id="fhnf5"><dl id="fhnf5"><listing id="fhnf5"></listing></dl></var>
<var id="fhnf5"></var>
<menuitem id="fhnf5"></menuitem>
<var id="fhnf5"></var>
<var id="fhnf5"><strike id="fhnf5"></strike></var>
<var id="fhnf5"><strike id="fhnf5"></strike></var>
<menuitem id="fhnf5"><dl id="fhnf5"><progress id="fhnf5"></progress></dl></menuitem><var id="fhnf5"></var>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90后”黨委書記:疫情讓我更懂得了什么是共產黨員
2021年06月22日 13:14 來源:新華社

  我叫汪芮,是重慶市江北區復盛鎮福生路社區黨委書記兼居委會主任。沒錯,我是一名最基層的“黨員干部”!在經歷了抗疫,經歷了“危急關頭”考驗后,我才更懂得什么是共產黨員。

  我最早對共產黨員的認識,來自爺爺。他是輪渡公司的一名老黨員。一輩子艱苦樸素,愛崗敬業。小時候,爺爺喜歡給我講紅色故事,江姐、小蘿卜頭、雙槍老太婆……這些故事,讓我對共產黨員有朦朧印象,心里開始有一顆小小的紅色種子。

  2010年玉樹地震時,我正上大學。當時網絡上到處都是玉樹抗震救災的畫面。每當最危險、最艱難的時候,都能看到鮮艷的黨旗,都是共產黨員先上。腦海里共產黨員的形象更具體了,我開始向往加入這個先進群體,一遍又一遍地寫入黨申請書。

  2013年6月,我如愿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而疫情來臨,讓我對黨、對黨員群體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工作所在的福生路社區是一個新建的拆遷安置社區,現有住戶2100多戶,3100多人,大多都是農轉非的“新市民”,流動人口多,管理難度大。2019年底,原來的社區書記面臨退休,我作為當時的居委會副主任開始主持工作。兩個月后,疫情來了。

  我是“90后”,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呢,面對疫情,我能行嗎?

  不行也得行!特別感謝黨組織,是組織給了我主心骨。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我們所有的黨員幾次在黨旗下重溫入黨誓詞。我當時腦海里想起的就是當年在電視上看到玉樹地震搶險救災的畫面。一下子有了上戰場的感覺,有一種使命感,膽子大了起來。

2020年2月,汪芮(右一)在小區門口核對進出人員登記信息。(福生路社區供圖)

  疫情初期要第一時間設置卡點封閉小區,開展入戶摸排。但僅靠社區干部,人手遠遠不夠。必須發動志愿者!真的很感謝我媽媽,她是我們社區第一個抗疫志愿者。不少社區群眾就是看到我們母女倆加入,才報的名。我們很快組建了一支50人的志愿者隊伍,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們社區老年人占比達65%,其中不少人愛遛彎,不愛戴口罩,勸導他們是件很頭疼的事。

  只有比耐心了。我帶隊在小區里巡查,幾乎每天工作15個小時以上。社區里有個郝婆婆被發現多次違規,最后還是“敗”給了我的軟磨硬泡。

2020年2月,汪芮(左二)在社區疫情防控點。(福生路社區供圖)

  社區工作很辛苦,我深深感到要“當”好社區3000多人的“家”不容易。入黨才是開始,更多的付出、奉獻是在工作生活當中。在人民群眾需要的時候,能不能站得出來、頂得上去?我很驕傲,作為一名“90后”年輕黨員,我做到了。 

【編輯:高呂艷杏】